50 小透明的贾元春02

红楼之超级光环 作者:曦盈袖

50 小透明的贾元春02

  ????贾元春就这样一路护着手中那个锦盒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她如今的住处——位于皇后宫殿西偏殿后头的一个房间——虽然其实她不用小心翼翼也不会有人能注意到她。

????屋子里只有抱琴坐在窗边绣花,听见声音,抱琴一抬头见到她进来了,便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了上来。

????“女史,您回来啦!”抱琴的声音里小小的带上了些雀跃。

????贾元春突然就有一些欣慰,因为,从她到这里这么久,宫中就只有抱琴一个人不会忽略掉她,能在她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她并迎上来。不过她毕竟并非真正的贾元春,故而,贾元春在欣慰之下,心里也在暗暗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得意忘形,免得叫抱琴给看出了不对来。

????想到这里,贾元春便一面随着抱琴进屋,一面又心不在焉的随口问道:“嗯,今日可有什么事情不曾?”

????“什么事情……”不想抱琴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这就让等着听惯例的“并无什么事,不过一切照常”的贾元春也顿了一下。

????贾元春转过头去,只见抱琴一脸犹豫,欲言又止、目无焦距的微微垂着头。贾元春心里一顿,一时之间也有一些着急,便赶紧问道:“到底怎么了?”

????“嗯……”听到贾元春询问,抱琴无法,便只能先扶着贾元春去一边坐下,这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道:“女史……先前您出去的时候,有一个柴火房的姓赵的小公公过来了这里,说是府中老太太使他来的,他还说……老太太那里有什么话要交代,见您不在,他又不好多等,便请您后日什么时候抽个空儿去柴火房找他,他有东西要亲交给您。”

????“嗯?”听到这里贾元春也不由得有几分疑惑,便只略微犹疑道:“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竟连转交给你都不得?”

????旁边的抱琴也知道贾元春此话并非是在问她,故而她便也不搭话,只安安静静的在一边等着贾元春的决断。

????贾元春闻言,略微一挑眉,又直直看着抱琴问道:“想来不过是寻常问候罢,怎么你竟露出如此一副为难之相?”

????“……”抱琴这一回没有犹豫,只低着脑袋几乎是在贾元春的耳边轻声道:“女史,那赵小公公在临走前告诉奴婢,说了一句‘事关前程’的话,奴婢想着……”

????“事关前程?”贾元春这下子是愈发摸不着头脑了,但她倒也没有考虑多久,便只微微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方头疼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事情倒真是一道儿一道儿的出!”

????语罢,贾元春便只径自捂着手中的锦盒一路往内室去了,抱琴见了,便赶紧跟上,一路随着贾元春进去。

????不想贾元春在皱着眉头到了屋子里头之后,却并没有急着来做什么,她只依旧护着手里的锦盒,而后坐在内室的软榻上,不动了。

????贾元春此时可并非是为了贾母绕着关系送消息进宫的事情,左右这件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也不消为了一件尚未发生的事情猜测、为难。如今叫贾元春为难的是她手上这个如同烫手山芋一般的锦盒。

????锦盒是她在皇后后殿里头拿的,而且,为了这个她还被迫听全了皇后和杨嬷嬷意图利用美人计争宠和谋害贤妃和鉴嫔的一场算计。但是这锦盒偏偏又是不能一直放在她这里的,毕竟这里头的东西皇后已经亲口问了,最迟明天,杨嬷嬷就要来过问的,一个不好,只怕她要被当做贼给处理了。

????想到这里,曾经数次领教过宫中贵人折磨人的手段的贾元春不由得暗暗捏紧了手中的锦盒,她手中青筋突出,但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想来是贾元春原身的定力过人的缘故,原本的春儿是没有这么能忍的。

????那么怎么办呢?

????贾元春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了,再维持着一个动作好久也没有想出办法来以后,贾元春不由得在软榻上挪了挪,轻微的活动了一下被压得有些麻的腿部。

????而这个时候,一边一直等着的抱琴见贾元春动了,在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赶紧见缝插针的关心道:“女史,明日您还要去皇后娘娘那里当值,此时日头渐晚,不若奴婢替您去传晚食并热水,如何?”

????抬头看了一眼一脸殷切的抱琴,贾元春稍微考虑了一下,便点点头应了:“也好,时辰的确不早了,你去吧。”说着,贾元春便又正了一下姿势,只目送抱琴行礼退下。待到屋子里重新归于平静,贾元春又低下头盯着手里的锦盒陷入了沉思。

????不多时,抱琴便捧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进来了。如今的贾元春到底是在皇后身边伺候的,再加上她又是荣国府的嫡出孙女,御膳房必然不敢怠慢。

????抱琴一进来,一面往房中桌子上放盘子碟子,一面又开口说道:“女史,方才奴婢回来的时候看见方女史了,她一路气冲冲的跑进了那边屋子,看起来像是在哪里受了委屈,奴婢没敢说话,只径自避开了。”

????“嗯。”贾元春心不在焉的随口一应,顺便也随手将她一直握在手里的锦盒往她坐着的软榻上的小几底下一塞,这才站起身往桌子边上去。不过还没有等她走上两步,她突然就是灵机一动,骤然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立时就想到了那锦盒的“好去处”。

????想到这里,贾元春不由得转回头,拿一双亮亮的眼睛紧紧盯着被她塞得并不很严实的锦盒,又转回来扫了扫抱琴,然后在抱琴察觉之前收回目光,安然入座用膳。

????次日,贾元春很早就醒了,只因她心里有了一个“大计划”,因此几乎是一晚上都没有完全睡实。

????洗漱完毕,贾元春便拿着手里的锦盒雄纠纠气昂昂的出了她的屋子。

????方西雯此时正领着她的丫鬟在院子里头走动,又恰好走到了贾元春这一边,因此,当贾元春与抱琴一出来,就引起了方西雯的注意。

????“贾姐姐今日起得真早。”方西雯脸上带笑的走了过来,只不过她的眼睛里却是一丝笑意也无,因此到显得略有几分虚假。

????然而贾元春也并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只一面状似不经意的悄悄露了露手中的锦盒,就当没看见方西雯骤然放大的瞳孔一般,一面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当然,今日是我当值,难不成竟让皇后娘娘等?此时时辰不早了,我便先行过去,方妹妹自便。”

????“且慢!”眼见着贾元春就要走,方西雯情急之下赶紧叫住了她,

????刚刚走了一步的贾元春回过神一脸不解的看着方西雯,仿佛并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一般。

????这一边方西雯也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她一面控制着自己不要去看贾元春手里的锦盒,一面又用那种自以为隐晦的口气试探着询问贾元春道:“贾姐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莫非是什么好东西?能不能给我瞧一瞧——”

????说着,方西雯就伸出手打算直接动手抢,却被贾元春给眼明手快的转开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贾元春一面稍微小退了半步与方西雯拉开距离,然后轻轻的打开锦盒让方西雯看到里头两个松花瓶的样子,一面又言容自若的笑道:“这是我在皇后娘娘后殿找到的。杨嬷嬷不是说娘娘近日正等着用这个么,我记性好,便给寻了出来,只奈何昨日娘娘不在,后殿也无人伺候,我便只有这会儿再送去了。只希望娘娘别怪我晚了一天才是。”

????“如……如此,姐姐好福气,我此时还有事,就先走了。”验证了心中猜想的方西雯几乎要抑制不住内心的狰狞,她只勉强维持住了脸上的笑容,再一转身直接走了,也没和贾元春打个招呼。

????贾元春倒也并不在乎,且她还心情颇好的回头示意看起来颇为不愤的抱琴控制一下脸上的表情,这才高高兴兴的走出院子,而这景象,几乎又让在后头看着的方西雯咬碎了一口银牙。

????可是方西雯想了半日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她在她的屋子里来回转悠了许久,到底还是对她的丫鬟吩咐道:“去查一查贾元春昨日的行踪,看看她都到了哪里……尤其是她何时去的皇后娘娘后殿,一定要弄明白!”

????等到那丫鬟一福身领命下去,自认算计得当的方西雯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贾元春,便让你此时先嚣张一会儿!方西雯得意洋洋的想着。且看我如何指鹿为马。届时,看皇后如何罚你!

????而这一边,贾元春一路安稳的走到了皇后殿里,恰好此时皇后正在用早膳,听见贾元春来了,便直接传她进去。

????贾元春一进殿门,先是对着上座用膳的皇后稳稳一礼,待到被喊起,她这才将手中的锦盒高举过眉,恭敬道:“娘娘,奴婢将您要的松花瓶找着了。”

????原本正用膳的皇后听到这话便立时放下了手中的银箸,抬眼向贾元春看过去,又道:“噢?快拿来本宫看看。”

????杨嬷嬷立时领命过去,贾元春依旧只微微低着头以示尊敬,静待杨嬷嬷从她手上将锦盒拿走。

????皇后从杨嬷嬷手中接过锦盒打开看看,见里头的确是完好无损的锦盒,她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被取悦了的皇后还是很好说话,更何况是对她身边的人,于是她便直接说道:“说罢,可要什么赏赐?”

????“回娘娘话,元春并不敢图赏赐,这本是元春的本分。”贾元春如此说着。

????这话昔年她已经说习惯了,倒也没什么不对,而唯独让她需要格外在意的,便是如今将当初“奴婢”的自称换成了“我”或者自言“元春”。毕竟贾元春与昔年春儿身份差异太大,她还需要再好好适应一番才行。

????而皇后对于贾元春的识趣也很是满意,只见她稍微往后仰了一些,又仔细的看了看贾元春,这才复又笑道:“不错,是个好的。只不知,贾女史是从何处找到的?”

????来了!成败就在此一举。

????贾元春心里一突,又愈发站直了身子。 166阅读网

50 小透明的贾元春02

- np2元5包微信红包群二 https://www.np3p.com